记者亲历捐献造血干细胞:须签生死状曾几乎休克

  生意社7月22日讯
 捐献造血干细胞亲历记
 
  记者唐珩以日记形式为读者揭开捐献过程的神秘面纱
 
  7月20日,羊城晚报年轻记者唐珩顺利从广州军区总
出院。过去的七天,她完成了一项“特别手术”,为一名白血病患者捐献造血干细胞,并用日记体的形式记录了整个过程。
 
  7月14日至20日,是我人生中最有意义的一周之一。我作为骨髓干细胞捐献者,亲历了全过程。这一周,我每天坚持记下的日记也许可以给大家揭开捐献骨髓干细胞这个过程神秘的面纱。
 
  第一天
我被围观了
 
  去广州军区总医院的路上有点塞车,自己一个人有点怕也有点迷茫。比预定时间迟了几分钟到医院,联系上志愿者娟姐之后,发生了很多我意想不到的事。
 
  病房里全是人。不是病人,而是来围观我这只“大熊猫”的。作为记者,我一直都是围观别人,而今小小地不适应了一下。还好,一个年轻医生欧阳进来解救了我。“由于你要捐献的对象体重比你重15公斤,有可能要连续两天对你进行造血干细胞采集,要做好思想准备哦。还有,你需要早晚各打一次‘动员针’,这几天就尽量别回家了,住在这吧。”
 
  “啊?”我大惊。之前省红会的人可是只跟我说早上打一针,下午就能自由了呀。算了,既来之则安之,不都是为了救人么。
 
  上午10时打完针,我12时去吃饭的时候腿软软的,估计体质更好一点就不会了。晚上打了第二针之后,我还是跟医生请了假回家。
 
  第三天
签下生死状
 
  昨天把衣服都拿来了,打算在医院住到出院。打“动员针”的副作用越来越大,实在动弹不得。腰部和脖子后方的肌肉开始酸痛,问过护士,她们说正常。
 
  中午欧阳医生拿了两张《同意书》来给我签。这两张薄薄的纸在我看来像生死状一样。一张是关于打“动员针”的副作用的,很快签好。另外一张关于最后一天提取造血干细胞的就很恐怖了。“有可能产生脾破裂、肺出血……等危及生命的症状。”我再次犹豫了。尽管我是学医的———或者说,正因为我是学医的,我才知道这些并发症有多么要命。这字,我是签,还是不签?!
 
  欧阳医生看到我的反应也很惊讶:“红会签协议的时候没和你说么?”我摇头。于是,欧阳详细地解释,这些症状从未在捐献者身上出现过,只在极少实验动物身上出现过。“在捐献过程中出现任何问题我们都会负责到底的。”我最终还是签了。
 

上一页 [ ] [ ]

更多精彩报道,尽在https://onitgo.com